$(function(){ $(window).scroll(function(){ $offset = $('.placeholder').offset();//不能用自身的div,不然滚动起来会很卡 if($(window).scrollTop()>$offset.top){ $('.header').css({'position':'fixed','top':'0px','left':$offset.left+'px','z-index':'999'}); $(".container").css({"margin-top":"93px"}); }else{ $('.header').removeAttr('style'); $('.container').removeAttr('style'); } }); }) window._deel = { maillist: '', maillistCode: '', commenton: 0, roll: [0,0] }

“字因人贱”实是权力贬值

uedbet手机版 admin 浏览

小编:河南省委原常委、郑州市委原书记王有杰自诩是一位“笔耕不辍”的书法爱好者,曾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出版有《王有杰书法集》。他在台上时,有评估其书法价格为每平方尺上千

  他在台上时,有评估其书法价格为每平方尺上千元。落马后,起拍价仅30元

  河南省委原常委、郑州市委原书记王有杰自诩是一位“笔耕不辍”的书法爱好者,曾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出版有《王有杰书法集》。他在台上时,有评估其书法价格为每平方尺上千元。落马后,某拍卖行曾通过网络拍卖一件王有杰的书法作品,起拍价仅30元,却无人问津。(据2月3日《西安晚报》)

  “人在台上作品就值钱,下了台便一文不值”,又找到了生动注脚。其实,王有杰不是最惨的。当年,胡长清任江西省副省长时,高价求字者甚众,胡长清也热衷于到处题字、卖字,一时间洪城南昌的民间流传一首顺口溜:“东也湖,西也湖,洪城上下古月胡;南长清,北长清,大街小巷胡长清。”然而,胡长清落马后,南昌市刮起一股“铲字风”,人人唯恐避之不及。胡长清的书法,别说拍卖,就是免费送人恐怕也没人要。

  胡长清和王有杰均非胸无点墨之徒,两人“墨宝”虽不算上品,但尚有几分功力,绝非粗劣下品,但为何人一落马,字就贬值?贬值的不是字,而是权力。当初两人在台上时,求字者并非冲着其字,而是冲着其权力,字只是载体,通过高价求字便于与其建立关联,发生灰色交易。他们也心知肚明,比如王有杰落马后称,“一个平民百姓就是写得比我好十倍百倍,他的价格也不会比我这个省委常委、市委书记高一分钱,这里肯定与我职务身份有极大关系……”

  无论“字因人贵”还是“字因人贱”,都不正常,都遮蔽了书法的真实水平。问题是,从古至今,但凡掌握一定权力的人,哪怕字如蟹爬,但总不缺恭维声,更不缺假装迎合、甘于高价求字者。哪怕此人写得如狗屎,也被下属啧啧称香。趋炎附势者,涌满门庭。网上曾流传一张王立军秀书法的照片,刚写完字的王立军昂首挺胸,顾盼自雄,从徐明到赵本山,从雷政富到小沈阳,围观者几乎无不一脸谄媚。王立军的字真的好吗?真的好到令人佩服到五体投地的地步?

  官员不是不能喜爱书法,也不是不能题字,但是一定认清自己,真实评估自己的书法水平,莫因周围人说好就踌躇满志,真以书法家自居,真以为可以卖到高价钱。有这样一则寓言:一只到处游荡的老鼠在佛塔顶上安了家。佛塔里的生活实在是幸福极了,它既可以在各层之间随意穿越,又可以享受到丰富的供品,甚至还享有别人所无法想象的特权。有一天,一只饿极了的野猫闯了进来,一把将老鼠抓住。“你不能吃我!你应该向我跪拜!我代表着佛!”“人们向你跪拜,只是因为你所占的位置,不是因为你!”许多时候,那些高估自己书法水平的官员,其实只是佛塔里的老鼠而已。

当前网址://a/uedbetsjb/20200622-1123.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