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tion(){ $(window).scroll(function(){ $offset = $('.placeholder').offset();//不能用自身的div,不然滚动起来会很卡 if($(window).scrollTop()>$offset.top){ $('.header').css({'position':'fixed','top':'0px','left':$offset.left+'px','z-index':'999'}); $(".container").css({"margin-top":"93px"}); }else{ $('.header').removeAttr('style'); $('.container').removeAttr('style'); } }); }) window._deel = { maillist: '', maillistCode: '', commenton: 0, roll: [0,0] }

盛大私有化与大股东现承诺函罗生门 前CEO称从未

uedbet手机版 admin 浏览

小编:新浪财经讯 6月23日消息,中银绒业控股股东中绒集团的一纸诉状,将原本就曲折的盛大游戏回归路推向更加未知的境地。 6月12日晚,中绒集团通过中银绒业公告称,作为原告已将宁夏

  新浪财经讯 6月23日消息,中银绒业控股股东中绒集团的一纸诉状,将原本就曲折的盛大游戏回归路推向更加未知的境地。   6月12日晚,中绒集团通过中银绒业公告称,作为原告已将宁夏亿利达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亿利达”)、上海蓥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蓥锋投资”)及张蓥锋诉至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并申请追加JW HOLDINGS CAYMAN LP为第三人。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已于2016年6月8日受理上述案件。   中绒集团的起诉理由来自于一份张蓥锋签署的承诺函:未经中绒集团同意,张蓥锋、蓥锋投资、亿利达应促使并保证亿利盛达投资控股(香港)有限公司(简称“亿利盛达”)不得向第三方直接或间接转让其持有的盛大游戏48,759,187股B类股股份。   而该部分股权的归属目前在银泰系手中,今年5月,盛大游戏宣布亿利盛达所持有的9.08%股份及34.38%投票权转让给全部转让给了银泰集团一家子公司。这也是盛大游戏自从2014年1月收到私有化要约以来,经历的第7次私有化财团变更。   不过,更为戏剧性的是,盛大游戏前CEO张蓥锋在昨日独家回应新浪财经时,明确否认签署过上述承诺书。“第一,我从来没签过(承诺函),我都不知道有这个东西;第二,这不能签,这涉及到违法问题,因为在SEC私有化披露中做过承诺。”   他表示,自己的任何决策都是希望盛大游戏更好的发展,有纠纷有矛盾都可以协调,管理层一直的态度就是积极寻找A股的机会,“希望个别股东不要只顾自身利益捏造事实、诽谤他人,共同为盛大游戏的发展努力。”   承诺函究竟是真是假?   根据新浪财经拿到的承诺函显示:“未经中绒集团书面同意,张蓥锋、蓥锋投资及亿利达,不得进行如下行为:将其持有的亿利达份额全部或部分转让、质押给第三方(但为本次收购融资之目的进行的质押除外)。”   而中银绒业公告则表示,在未事先通知中绒集团的情况下,亿利达于2016年4月将持有的亿利盛达全部股权转让给银泰集团子公司JW HOLDINGS CAYMAN LP,由此,使得承诺函的承诺内容无法兑现,给原告中绒集团的利益造成严重损失。   “我都不知道有这个东西。”在焦点都指向张蓥锋违反承诺函的时候,其本人却对新浪财经表达了否认态度,称自己从来没签过该承诺函。当被问及与中绒的沟通时,张蓥锋称最近跟中绒联系比较少,但“我跟中银(绒业)的关系,一直很friendly。引银泰进来,当时跟所有的LP都沟通过的。”   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也对承诺函的一些细节提出了质疑:比如目前曝光的承诺函最后只有签字没有盖章,希望能够有原件进行鉴定;承诺函为什么没有签字日期等。   新浪财经就此咨询了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的王智斌律师,他回复称,根据合同法规定,公司法定代表人签署的协议对公司是有约束力的。而没有日期会在何时生效的问题上产生矛盾。   另外,上述业内人士还提出,“从承诺函内容来看,应该签署在中绒参与收购盛大游戏股权之前,如果此函属实,那么中绒和张蓥锋就是一致行动人,由于之前从没披露该项属实,私有化信披是否不实?而中绒集团的上市公司中银绒业此前也未披露该信息,是否在深交所信披违规?”   上述人士还质疑,如果承诺函属实,其中提到承诺人承诺将其所持的盛大游戏股权所获收益和成本均由中绒集团承担与享受。“这样的话,承诺人和亿利达的所有LP不是一无所有?”   对此,一位了解相关法律的律师对新浪财经解释,是否违规这需要看具体时间。从协议表述看,标的是B股普通股,应该是在其退市之前签署,如果当时未披露,可能会受到当地监管机构的追责和问询。至于中银绒业,律师表示承诺函中涉及的是中绒集团,是该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不存在信披问题。   新浪财经还就承诺函的细节问题致电中绒集团办公室,对方回复“一切以公告为准。后续有应披露的事项,还会继续以上市公司公告形式披露。”   中绒表示:未经投资人一致同意不得任命管理层   今日早间,中绒集团则就盛大游戏一事再度发函,新浪财经获取的一封《致盛大游戏现有管理层公开信》显示,截止公开信出具之日,中绒集团暂未与盛大游戏各投资方就盛大游戏后续运作达成一致。   中绒集团根据媒体报道,获悉JW HOLDINGS CAYMAN LP的实际控制人沈国军于今年4月29日直接宣布任命谢斐为盛大游戏CEO。   中绒集团的说法是,未经盛大游戏全体投资人的一致同意,盛大游戏的任一投资人,盛大游戏所属任何一家公司都无权变更盛大游戏原有管理架构,包括无权任命和撤换盛大游戏高层管理人员及变更相关高层管理人员的职责权限。   而这已经不是盛大游戏私有化中的第一次“折腾”了,从2014年1月以来,盛大游戏的私有化财团已经经历了7次变更,最新一次即今年5月份,宣布的引入银泰集团作为新股东。   而盛大游戏私有化财团的第一次变更发生在2014年5月,完美世界、FV Investment Holdings、CAP IV Engagement Limited加入盛大互动娱乐买方财团;而当年9月,以完美世界为主的第一轮私有化财团全部转让股权退出,中银绒业自此首次开始介入。   在经历六次变更之后,盛大游戏私有化财团形成了9大股东平台,归属于3大派系,分别是中绒集团、世纪华通和盛大管理层。   目前,中绒集团拥有盛大游戏股份总数的41.19%和表决权总数的46.66%。世纪华通持有43%的股权和高于16%的投票权,而盛大游戏管理层持有9%左右股权及34.5%投票权。   如今引入银泰的这一举动,遭到了大股东中绒的质疑,中银绒业控股股东中绒集团的一纸诉状,将原本就曲折的盛大游戏回归路推向更加未知的境地,盛大游戏这出“资本连续剧”或许将继续上演。(新浪财经 许旻 发自上海)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当前网址://a/uedbetsjb/20200706-1188.html

 
你可能喜欢的: